付:15$/季,50$/年開通VIP會員
享:全站無廣告,送合作漫畫、短劇、福利文、VIP會員
點擊開通VIP,瞭解詳情>>

《《囤貨穿越災荒,我成了寡婦養崽崽》木左左 擎風》第20章

  “哼,敢調戲我,活膩歪了你。”木左左一邊走一邊哼哼。

  木左左坐在石凳上,擎風也坐在一旁,問:“還有水倒在墻角?”

  木左左看了一眼墻角,哼一聲,掩飾著說:“尿的不行嗎?”

  擎風忽然悶悶的笑著,“噢!原來你尿這麼多啊!不知道還以為你是牛是馬呢?畢竟量不是一般的多。”

  木左左:“……”

  這家伙,太陰損了。

  看她不治的他服服帖帖的,等著!

  “哎!打個賭怎麼樣?”

  木左左挑眉看著他,胸有成竹。

  “什麼賭?”

  “就賭對面的山上會有水流下來。你敢不敢賭?”

  擎風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哈哈大笑,他看著木左左,“要是沒水呢?”

  “沒水隨便你處置。但是,如果有水,我說什麼你就得做什麼。怎麼樣?”木左左挑釁的看著他。

  “好!需要做點什麼嗎?”

  木左左想了想,說:“這樣,等會呢你到這面山的高峰炸出一個洞來,明天一早肯定會有水流下來。”

  擎風挑眉:“一言為定。”

第21章 你輸了

  木左左笑的花枝招展,她贏定了。

  小狼狗,乖乖聽她的話吧!

  她這一笑,差點閃瞎了擎風的眼,怪不得別人老說女人年紀越大越有魅力。

  果然,有些女人真的能迷惑男人的眼球。

  說著,擎風回了軍隊,拿著炸彈在山上炸了個大洞。

  是夜。

  三孩子睡著后,木左左把三孩子收入空間,實在是不放心他們自己在家睡,小豆芽又經常醒來。

  到了山上,木左左來到擎風炸的大洞旁,從空間里取出一桶水倒進去,霎時間,水源滾滾,猶如江河決堤般涌了出來。

  水順著山坡往下,從懸崖下一路奔騰而下。

ADVERTISEMENT

  木左左嫌水不夠大,又加了一桶,洞口的水勢又洶又涌,很是壯觀。

  木左左站在山坡上,只聽到水流聲不絕于耳。

  月亮正圓,干河里已經流淌出一條溪流,溪流蜿蜒流向不知名的深淵。

  這樣的水流,估計能淹死個人。

  木左左看著湍急河流,慢慢的走下山。

  天微亮,木左左就聽見吵吵鬧鬧的歡呼聲,三孩子也被吵醒,一家子穿好衣服走出門口,見村子里的人都在河邊看著瀑布。

  瀑布離的遠,沒有聲音,但是很壯觀。

  “我的老天爺!老天有眼啊!終于有水了。”

  “我還以為這輩子都喝不到水了。”

  “真好啊!”

  “真是蒼天保佑啊!終于有水了。”

  “大家終于有救了。”

  村民們歡呼雀躍,興奮的手舞足蹈。

  “娘,有水了,我們有水喝了。”芋頭也高興的跳腳。

  木左左也笑瞇了眼睛,看著眼前的場景,心里充滿了喜悅。

  她第一次知道,原來做做好事自己能這麼開心。

  突然感覺到一股視線,木左左抬眸看向某個角落。

  那里,一雙犀利的鷹隼正冷厲的盯著她,像要把她看透。

  她嘴型微張,無聲開口:你輸了!

  擎風勾了勾唇,輸了又何妨,只要能有水一切都不是問題。

  只是更加的對她好奇了。

  木左左,真想挖掘一下,看看你究竟有何秘密。

  小豆芽看見了擎風,突然朝他跑了過去。

  “叔叔~”

  擎風一把抱住小豆芽,親了一口。

  這一幕卻被木左左的婆婆陳漂亮看在眼里,礙在于人多沒有發作,但卻狠狠地剜了木左左一眼。

  小賤蹄子,掃把星,狐貍精……

  陳漂亮在心里把木左左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個遍。

  木左左自然知道她在瞪著自己,但沒把她看在眼里。

  不跟狗一般見識。

  河流湍急,不知道已經流到了哪里,人群散去,擎風光明正大的抱著小豆芽進了家門。

  又有幾個婦女嗑起了嘮叨:

  “瞧瞧,瞧瞧,又勾搭上了一個,真不要臉。”

  “你少說兩句吧!那個是長官,官大著呢!咱們得罪不起。”

  “就是,小心他把你拉出去斃了。”

  陳漂亮聽著這些話很不是滋味,惡狠狠的跑到木左左家門口,門沒插上,她一腳踹開院門。

  芋頭還在蹲著馬步,瓜仔和小豆芽在玩泥巴,木左左和擎風坐在石凳上正準備說話,門口突然被踹開,只見陳漂亮風風火火,怒氣沖沖走進來就指著木左左破口大罵:

  “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,還在勾引男人。一天沒個男人你就騷癢癢是吧?你怎麼不去死呀你!”

  木左左聽著陳漂亮一頓亂罵,直翻白眼。

  “你有完沒完了?”

  “沒完。”陳漂亮氣憤難平,“你這個狐貍精,勾引男人是要遭報應的。我呸!下賤貨,丟我們老高的臉。”

  木左左看著這張噼里啪啦響個不停的嘴臉,真的是忍無可忍無須再忍。

  “閉嘴。”她低吼一聲,嚇的陳漂亮一哆嗦,一時忘記了反駁。

  “我警告你,不要再讓我聽到你罵我,你要是還想說話就給我閉嘴,不然,我不介意幫你把舌頭割下來。”

  陳漂亮哪里是容易唬住的,張嘴就瞎嚷嚷著:“我呸!你算哪根蔥啊?有本事你現在就來割啊!來啊!呸!還不是仗著一身風騷勾搭這個勾搭那個,不就是攀上了男人嗎?呸!狗男女。”

  陳漂亮越說越來勁,還伸出手指指向木左左的鼻尖,恨不得戳進她的鼻孔。

  木左左冷冷一瞥,伸手握住陳漂亮的手腕用力一擰,陳漂亮痛的叫喚起來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

溫馨提示

加入尊享VIP小説,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,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
進入VIP站點
端午節福利通知
取消月卡,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,年卡50美金,原付费粉丝,月卡升级为季卡,年卡升级为永久卡。 另外,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,神秘入口正在搭建,敬请期待!
我知道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