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:15$/季,50$/年開通VIP會員
享:全站無廣告,送合作漫畫、短劇、福利文、VIP會員
點擊開通VIP,瞭解詳情>>

《《囤貨穿越災荒,我成了寡婦養崽崽》木左左 擎風》第23章

  木左左一陣氣惱。

  擎風卻不管不顧,雙手抱住她的腰一個用力把她撂倒在地,接著,木左左雙腳勾住他的脖子,兩人一齊倒地。

  木左左趁機翻身騎到他腰上,單手掐著他的脖子,另外一只手捏著他的耳朵,狠狠地扭捏。

  “哈哈!你這是什麼怪招式?還有揪敵人耳朵的。”

  擎風沒再反抗,死死的躺睡在地上看著她,任她揪著耳朵掐著脖子。

  “你還敢笑!”

  木左左又氣又腦,一巴掌呼在他的臉頰上。

  啪!

  脆生生地響亮。

  “女人,你是第一個打我的,后果很嚴重。”擎風咬牙切齒。

第24章 只對你有感覺

  “打你又怎樣,讓你半夜爬墻。”

  木左左怒瞪他,接著又掄起手臂要打下去,手腕卻被擎風緊緊拽住。

  往下一拉,一股濕潤落在她胸口,兩人紛紛頓住。

  剛才木左左起床的時候太急衣服沒扣好,又在打斗中蹦了一個扣子,這下,正好敞開擎風的唇瓣正準確無誤落在柔軟上。

  木左左惱羞成怒,又準備下個動作,腰上突然被他掐住,疼的她齜牙咧嘴。

  “別動……”

  擎風的聲音透過黑暗傳到木左左耳中,有一絲蠱惑的味道。

  木左左心頭一顫。

  擎風的唇角露出邪肆的笑意,突然用力一按,木左左雖然沒吃過豬肉還是見過豬跑路的。

  這個男人,居然......

  她的臉瞬間漲紅,又急又氣,使勁兒掙脫,但卻掙不開,擎風的手越來越緊。

  她掙扎著捶打他的胸膛,想要掙脫他的束縛,可是,她的力氣哪里是擎風的對手。

  “別動,不然我把你辦了。”

  木左左聽到擎風低沉沙啞的話語,整張臉都快要燒起來了,這個男人......簡直是個流氓!

ADVERTISEMENT

  “隨時隨地發騷的男人。”木左左沒動,卻嫌棄的說著。

  “滾蛋。”

  擎風卻依舊掐著她,深邃的黑眸凝視她,像是要穿透她的骨骼一般。

  “只對你有感覺,它的出場費很高的,你應該感到榮幸。”他的語調很淡,很平靜,聽不出一絲波瀾。

  木左左的耳根都紅透了。

  不知道為什麼,她總是在他這樣的目光注視下,心跳加速,面紅耳赤。

  她從未被異性觸碰過,而擎風的舉動,更是令她憤怒和羞辱。

  “混蛋。”木左左一拳砸在他胸口,接著又狠狠地在他手臂上咬了一口。

  擎風松開了她,兩人站起身來,好在于天很暗,擎風也不至于太尷尬。

  木左左站在原地,一言不發,只是惱火的瞪著他。

  這該死的臭男人,他居然當眾耍流氓!

  打架還摩擦出火花來了。

  想到什麼又迅速扯了扯自己的衣服,一副防狼姿勢。

  擎風發出悶悶的笑聲,接著朝她走過來。

  他的步伐沉穩有力,不疾不徐,一步一步靠近她。

  木左左下意識的后退,聽見他低沉悶笑的說話聲:“你的身材很好!”

  軟軟的,肉感的確很好!

  木左左一怔,臉色瞬間通紅,又羞又怒。

  該死的!

  “你......你給我閉嘴!”木左左吼道。

  “呵呵!”

  “說,大半夜的跑我家來干什麼?還偷摸躲在墻角,你想干什麼?”

  “不做什麼,就是怕有賊人闖入,所以來守株待兔。”擎風一本正經。

  木左左冷笑:“守株待兔?守你妹!你就是那個賊。”

  聞言,擎風笑容擴散開來,像是聽見世界上最美妙的笑話一般。

  木左左惱羞成怒,“滾蛋!”

  說罷,她轉身欲走,但卻被擎風一把抓住了手臂,他用力一扯,將她扯進了懷里,兩人的身軀貼合的密不透風。

  “我就是賊,你能把我怎麼樣?不如把我扣下來,當牛做馬,或者做通房才子都可以。”

  他的聲音魅惑撩人,說話間,他微熱的鼻息噴薄在她白皙的皮膚上。

  木左左渾身一僵,接著又是一拳打在他肚子上。

  擎風躬身哀痛,“女人,你可真狠,下手可真重。”

  木左左趁他疼的蹲了下去,拳頭立即奪門而出。

  “啊!”

  一聲驚叫劃破了寧靜的天空。

  木左左拍了拍手坐在石凳上,嘲笑一聲:“記住了,下次可別亂翻別人墻了,當賊揍了也活該。”

  擎風捂著腹部,緩慢的走了出來。

  木左左瞥了眼他的小弟弟,心想,這男人真可憐!

  木左左不屑,“你這種人,連小雞都護不住,同情你三秒鐘……”

  擎風咬牙切齒坐在一旁,“我要絕后了就把芋頭給綁走做兒子。”

  他一句一句說的極其認真,聽的木左左嘴角抽搐,她忍不住吐槽:

  “你丫還能再無恥一點嗎?要不我找條狗當你兒子?畢竟你跟狗很配,狗,急,跳,墻。”木左左一字一頓開口。

  “你再說一遍?”

  擎風咬牙切齒,眼底閃爍著危險的光芒。

  這個死女人,她居然罵他是小狗?她找死吧!

  木左左見狀,聳了聳肩膀,接著,她又理直氣壯道:

  “我說錯了嗎?你跟狗一樣沒節操,發情期不定。”

  “你再說一遍!”

  擎風陰測測地盯著她,像是要把她吃掉一樣。

  他這輩子,都沒被人指著鼻子罵沒節操!

  “怎麼?一遍還不夠,還想聽第二遍?”

  語落,擎風突然湊到跟前,扣住她的后腦勺就狠狠地吻了上去。

  她還想繼續損他,結果,被他堵住了嘴,木左左懵逼了好一會。

  他的唇冰涼冰涼的,還帶著淡淡煙草味,一如他這個人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

溫馨提示

加入尊享VIP小説,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,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
進入VIP站點
端午節福利通知
取消月卡,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,年卡50美金,原付费粉丝,月卡升级为季卡,年卡升级为永久卡。 另外,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,神秘入口正在搭建,敬请期待!
我知道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