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:15$/季,50$/年開通VIP會員
享:全站無廣告,送合作漫畫、短劇、福利文、VIP會員
點擊開通VIP,瞭解詳情>>

《《粉飾愛情》晗之 秦硯》第44章

  不著急,他們接下來多的是時間相處。

  數字一個一個往下掉,因著男人剛剛那句話,晗之抬起右手搓搓左手臂,隨即又覺不當,連忙放下了。腳尖朝門口挪了挪。

  電梯到了一樓,門外擁著幾個人。

  程嘉映率先抬步朝外走去,從容不迫得好似方才他什麼話也未說過。

  樹木枝丫繁密,像女人分叉的發尾。燈光同月光揉成一團,從枝葉間篩下,交錯光影飾在男人的白色襯衫上,一步一流轉,好似流動的影像。

  晗之望著出神,斟酌再三,啟唇道:“嘉映,我近期沒有談戀愛的打算。”

  男人轉眸,語氣溫柔,“沒事,我可以等。”

  他這般坦誠,倒令她生出了愧疚之心。

  她坦言:“你這樣,我很難辦。”

  他朝她投來一記寬慰的目光,輕松一笑,“你就把我當朋友啊。”

  “哪有這樣的……”她嘟囔。

  “有。”他盯著她,神色專注。

  這一幕落入某個男人的眼里,便被解讀成了別的意思。

  秦硯才醒沒多久,就見到晗之和一個男人舉止親密的畫面。

  迷蒙的眸子瞬間清明,甚至轉為犀利。臉色黑得他身上的西裝似的。

  他攥緊了拳,幾乎是咬牙切齒的。

  林晗之,你就是這樣對我的麼?

  夜里更寒,涼意從褲腳攀上來,越纏越緊。

  “冷麼?”程嘉映走在外道,見她瑟縮,動了腳步,靠她更近。

  瀝青路面上,兩人的影子黏在一起,沒了邊界。

  她搖頭,“沒事。”剛說完,鼻子就發癢,她吸了吸鼻子,又抬手揉了一下。

  程嘉映不忍心,忙道:“你快回去吧,小心著涼。”

  “送你到小區門口我就走。”

  保安在保安亭看電視,電視屏幕五彩斑斕,晗之盯了一會兒,自己倒是很久沒看過電視了。

ADVERTISEMENT

  兩人道了別,晗之徑直往回走,攏緊了單薄的外套。

  程嘉映走出一段路,又回身尋她,瞥見那抹高挑清麗的背影時,唇角的笑意止不住。

  路燈的光被這冷夜襯得微弱了些,晗之的腳步邁得更快。枯葉在夜風拂動下吱呀作響。

  突然,晗之感到一股猛力拽著自己。還沒來得及驚呼出聲,秦硯那張臉便闖入眼簾。

  雙手被桎梏著,唇也被他用手堵住,她只能靠瞪大雙眼來表達自己的不滿。

  終于,他松開手,晗之深呼吸了一下,盡量讓聲線平穩,而后盯著他問道:“你想做什麼?”

  秦硯沉默不語,冷著臉掂起煙盒,從里夾了根煙出來。

  “咔噠”一聲,火苗冒了出來,由藍至黃的漸變色。

  火光照著他的臉,晗之抬眼一瞧,沒錯過他眼中的冷厲,心底生寒。

  他深吸了一口煙,隨后把嗆人的煙霧吐在晗之耳畔。

  她蹙眉揮手,想把渾濁氣體拍散。

  對于他惡劣的行徑,晗之微惱,但也沒再開口同他說話。

  見她不說話,秦硯心里的火一把燃了起來。

  他狠吸了一口煙,隨即托住晗之的后腦勺,用自己的唇封住她的,煙霧悉數渡到她的口腔里。

  直到把她的眼角逼出了淚花,他才肯放開她。

  晗之被嗆到,捂著胸口咳了好幾下。

  他鐵青的臉色竟緩和許多。

  他是個卑劣的人。有許多時候,他都想把她拖下水,跟他共沉淪同墮落,一如此刻。

  晗之抬手掩唇,上牙死死咬著下唇,眸子有水光閃爍。

  秦硯手里捏著煙,輕蔑地睨她一眼,語氣輕佻,“恨我?”

🔒26.不要再來找我了

  晗之見他這副神情,頗為驚愕。他怎麼變成這樣?

  此時的他,與她記憶中的阿硯,判若兩人。

  她連生氣的欲望都沒了,只是悲哀。

  濃烈的哀傷在胸腔內翻涌。

  他又扯過她,把她抱坐在自己大腿上。

  “我會讓你更恨我。”他的語氣很冰冷。

  說著,他把她的身子往下壓。

  晗之猜到他要做什麼,驚愕之余,掙扎著就要起身。

  她的力氣敵不過他。

  他抓著她發泄了一通。

  三十分鐘后,女人的下唇被自己咬破,滲出血來。

  晗之盯著光影婆娑的路面,失了魂一般,怔怔地不肯說話。失望侵襲了她所有感官。

  “恨我嗎?”他最討厭她這幅麻木的樣子。

  若是以前,她會狠狠甩他一巴掌。

  但現在,晗之沒有。

  她一言不發地整理好自己的衣物,看都不看他,按下解鎖鍵,開門下車。秦硯看著她的舉動,眸子里的情欲頃刻消散。

  她每次都是這般,拼了命地逃走,不肯待在他身邊。

  晗之動作非常快,正要關上門,手腕卻被男人擒住。

  “你把我手機號拉黑了,是嗎?”他眼底晦暗不明。

  晗之挺直了脊背,“對。”

  “那我可能沒告訴你,”他故意停頓,而后緩緩道:“我復通了。”

  說完,他便關上了車門。

  等到晗之消化完他話里的意思,那黑色的車只留下個背影了。

  晗之覺得風更冷了,冷得她全身都在打顫。

  她想不明白,為什麼秦硯這樣對她?

  她在外邊逗留太久,得趕緊回去,恩賜還在家里。

  恩賜到的第二天,她就聯系師傅來裝護欄,蘇韻當時還開玩笑說,她家裝完護欄后很像鳥籠。

  要顧著孩子,沒別的法子。

  她強忍著怒意,在電梯里下單了避孕藥。填完支付密碼后,她的指尖止不住地哆嗦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

溫馨提示

加入尊享VIP小説,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,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
進入VIP站點
端午節福利通知
取消月卡,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,年卡50美金,原付费粉丝,月卡升级为季卡,年卡升级为永久卡。 另外,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,神秘入口正在搭建,敬请期待!
我知道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