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:15$/季,50$/年開通VIP會員
享:全站無廣告,送合作漫畫、短劇、福利文、VIP會員
點擊開通VIP,瞭解詳情>>

《《粉飾愛情》晗之 秦硯》第64章

  她倚在墓碑旁,身影單薄,“媽,如果你活著,我一定不跟你犟了。”

  紫羅蘭花瓣輕顫,上邊的露珠瑟瑟抖動。

  可惜沒如果。

  李蘭靜對晗之有虧欠,她也想過補償。但她不明白怎麼和孩子相處。明明想關心,脫口而出的卻總是惡毒的言語。李蘭靜從小也是這樣過來的,父母從來不會跟她好好說話。

  林騰出軌后,她大受打擊,把氣撒到晗之身上,恨她不是男孩。她總覺得,如果自己生的是男孩,林騰就不會這樣。這讓母女倆的關系越來越差。

  女兒大了,一心往外跑,能不回家就不回家。回家了也不想搭理她。她也沒個能說話的人,尤其是恩賜出生之后,別看她面上搞笑,但其實她越來越壓抑,越變越扭曲。

  李蘭英從外地回來,不知怎的,天天跑來找她聊天,一來二去,兩人變得非常熱絡,漸漸的,她越來越依賴李蘭英。

  暮色四合,墓園很安靜,除了工作人員外,只剩她了。

  墓碑一行行,一列列,排得很整齊。

  李蘭靜的墓碑很干凈,每天都有人擦拭過的樣子。

  風呼呼刮著,凍得晗之耳朵發紅。

  恍惚的視線里,迎面來了個高大挺拔的身影。

  秦硯懷里捧著一束白色菊花,一步一步朝這兒走來。

  晗之睨了一眼墓前那束花瓣漸衰的白菊,原來是他送的。

  她收回目光,默不作聲地盯著自己腳尖。

  他鞠了個躬,把白菊花恭恭敬敬地放在李蘭靜墓前。

  她冷嗤一聲,“裝模作樣,也不怕我媽大半夜找你去。”

  說完,她站起身,活動了一下雙腳,拎起包就走。

ADVERTISEMENT

  走到墓園門口,秦硯也跟了過來。

  她聽見他說,“晗之,對不起,我起先不知道阿姨是受害者。”

  她冷笑一聲,“所以呢?你是不是想說,如果你知道,你就不會視而不見了?”

  秦硯的喉嚨像是哽住了一般,話到了嘴邊,又咽了下去。

  “你是不是覺得這樣說,我就會很感動?”

  男人搖頭,但晗之根本不理他。

  她譏諷笑了,“秦硯,我真的沒想到,你變得這麼冷血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他握住晗之手腕,開口想解釋。

  但她一把拂開他的手,“閉嘴,不想聽你說話。”

  秦硯自覺理虧,抿上嘴,跟她一起站在路邊。

  晗之神色不太自然,她一開始并不想這樣。

  墓園在郊外,來往的車輛不多,晗之遲遲等不來車。

  男人挪著腳步,湊近她,小心翼翼詢問道:“我開車來的,要不,咱們一起走吧?”

  晗之心里煩,干脆戴上耳機,徹底屏蔽他的聲音。

  迎面來了一輛車,在她身前停下。有個男人探出頭來,問道:“美女,去哪兒?我捎你。”

  他太過熱情,晗之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步,握緊背包肩帶,搖頭,“不用了。”

  “誒呦,這打不到車,快上來吧,天可冷了,你臉都凍紅了。”

  她又退了幾步,身子竟碰到秦硯,像觸電般彈開。

  秦硯苦笑,把她護在身后,隨后冷著聲音朝車里的男人說:“她和我一起。”

  車里的男人見狀只好作罷,不甘心地打著方向盤掉頭。

  晗之緊了緊大衣,垂下頭。

  男人低沉的聲音傳來,“工作還順利嗎?”

  這話跟廢話似的,她要是有什麼動態,李澤慕第一時間就會發給她。比如說,她得了什麼獎,進了什麼劇組,有哪個大導演想見她。

  晗之內心動搖,這些年了,她成熟了不少。

  只有在秦硯面前,那副小女生心性才會冒出頭來。

  她回過神,深吸一口氣,“我實在受不了了。”

  “你為什麼不解釋?”

  這下輪到秦硯發懵。

  她接著道:“你為什麼總是任由我誤會你呢?明明這件事跟你沒關系,你為什麼不解釋清楚?”

  秦硯抬起頭,眸子里滿是歡喜,“你不怪我了?”

  “你解釋清楚。”

  晗之站在寒風中,聽他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。

  “你一年前這樣說不就好了嗎?”

  當年她一直情緒不好,收到那個快遞時,只覺得氣血上涌。

  把所有的錯都怪到秦硯頭上。

  這對他而言,是不公平的。

  但他什麼也沒解釋,兩人誤會越來越深。

  前些日子,她出了車禍,怕周圍人擔心,她誰也沒告訴。

  巨大的沖擊力讓她整個人飛了出去,好在只是車頭損壞,身子沒有大礙。

  驚魂未定的她坐在警局,手里緊握著盛著熱水的一次性紙杯。

  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,她最后悔的會是什麼?

  大概就是沒能好好跟秦硯在一起。

  男人回南湖過平靜日子,她在事業上也小有成就。

  兩人的差距,其實并沒有她之前想象的那麼大。

  當天晚上,她做了一場夢。

  李蘭靜在夢里叫她放下過去,珍惜眼前人。

  李蘭靜年輕了很多,甚至笑容滿面。

  第二天,太陽照進窗子,她摸了摸自己的臉龐,早已淚流滿面。

  都說夢境是現實的投射,難道,她潛意識里也是這樣想的嗎?

  晗之一個人,驅車去了清河灣。

  保安還認得她,放她進去了。

  門鎖密碼也沒變。

  房間還是原來的陳設。

  她去了二樓臥室,獨自在那張大床上坐了一下午。

  桌上擺著一只花瓶,里邊插著幾束新鮮的茉莉。

  這種季節,居然還有開花的茉莉。

  門外傳來腳步聲,晗之心一慌,慌不擇路地躲進洗手間。

  “秦先生又不來住,天天花錢讓我們打掃做什麼?”

  “有錢人嘛,活得講究。”

  “我之前看到他洗手間里還有女人的發圈,特意裝在一個小盒子里。”

  “是嗎?我之前還看到一張照片,上邊那個女孩長得可漂亮。前不久,秦先生回來取走了。”

  “發圈估計也是那個女孩的。”

  “他怎麼不把那盒發圈一起帶走?”

  “可能是,慢慢取,還能多來南亭幾次。”

  “他不是想來就來嗎?”

  晗之靠在門板上,深吸了一口氣,盯著盥洗臺上那盒發圈,是她先前留下的。

  是啊,他不是想來就來嗎?怎麼還不來?

  于是,她做了個決定,回南湖看看李蘭靜。

  三個月后,秦硯和林晗之一起回南亭參加葉斐和謝安喬的婚禮。

  婚禮現場很漂亮,全是謝安喬喜歡的元素。

  讓晗之意外的是,葉斐居然在婚禮上哽咽落淚。

  這著實與他性格不符。

  她愣神之際,秦硯掐了掐她的細腰,“不準這樣盯著別的男人看。”

  晗之掃了眼四周,輕踮腳尖,飛快地在他唇上啄了一口。

  那張有漂亮女孩的照片背后寫著這樣一句話:“晗之,我們一起看柳暗花明。”

 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

溫馨提示

加入尊享VIP小説,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,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
進入VIP站點
端午節福利通知
取消月卡,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,年卡50美金,原付费粉丝,月卡升级为季卡,年卡升级为永久卡。 另外,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,神秘入口正在搭建,敬请期待!
我知道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