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最牛釘子戶,出100億也不賣,專家進屋考察後:不賣就對了

引言:拆遷好啊,我好想拆遷。

作為一個老武漢人,家里還有老破小一個,位于市中心的市中心。

傳了五六年拆遷了,連門口原本繁華的夜市都收了,說是為拆遷做準備,結果發生一場疫情,還有一連串事情,讓準拆遷房一直屹立在那里就是不拆,弄的人好不郁悶。

這就是城市中,擁有老破小的無奈。

你說出租吧,租金就那麼多。

你說自住吧,位置雖好,但住得不爽啊。

你說出售吧,不值錢,還特別不好賣。

看上去有個房子,卻沒什麼價值,唯一能指望的就是:門口寫上一個拆字。

(愿望啊)

可是這訴求,在城市建設更新換代放緩的今日,也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事。

今日說的故事,就是一個門口寫了拆字,不少老百姓紛紛叫好,卻有一個人特別不開心,堅決不拆的故事。

那麼他是釘子戶嗎?

答案還真不是,因為他不要錢啊。

就算給十億,百億他都不要,就愿意守著自己的老房子,留一個祖輩的念想。

爺不差錢,祖宗最重要!

這真是奇事,更奇的事,這事的后續,滿滿正能量。

(城市改造)

一:好消息。

2007年時,正是房地產開發行將如火如荼的時段,四萬億雖然還在路上,經濟危機還在醞釀,全國各地一片欣欣向榮,拆遷節奏越來越快。

這不,河南鄭州東史馬村的居民,就在這一年聽聞了一個好消息。

他們村的地,成了政府開發的目標,不久后就有人上門,討論拆遷和安置事宜。

一聽這消息,村里不少老人樂開了花。

臨了臨了,都沒指望住上新房,一輩子就在這村里憋屈,居然會有拆遷這樣的好事找到自己頭上。

從村落雜院變高樓大廈,改善居住環境,還能拿筆錢造福子孫,誰又不愿意咧?

就在眾人在村口CBD,曬太陽議論,談的眉飛色舞時,有一個人卻一點開心的神色都沒有,反而滿臉的凝重!

眼瞅著東史馬村所有人喜笑顏開,他一言不發!

后續的事情,也如拆遷規劃的那樣走。

橫幅掛起,早拆遷,早享受。

圍欄修起,早搬家,早安置。

(拆遷橫幅)

一切按部就班地進行著,不少村里居住多年的鄰居,也一個個拿著錢,前往政府分配的安置房,或者拿租房補貼找地過渡!

住進新房的他們,換了生活環境,手里也有了閑錢,笑容從不見少。

唯一的另類也有,那就是曾經在村口CBD抽悶煙的那個人,他就是任金嶺。

任老爺子無疑是村中另類,在不少人歡笑搬家的時候,他一直不為所動,對于上門勸說的工作人員,也是從不松口。

總之一句話,我不搬!

這就讓拆遷辦的人不好想了,你老爺子幾個意思啊?

是嫌棄賠償的錢少,要當釘子戶嗎?

任老爺子越是這樣,拆遷辦越心急。

因為開發是有時間表的,一個釘子戶玩壞一個項目的事也不少。

再說,見慣了釘子戶的拆遷辦也明白,這老爺子估摸著是要更多補償,要不談談?

那麼任老爺子真的是要錢嗎?

他心里想的到底是什麼?

(任老爺子)

二:硬氣老爺子。

任老爺子住的大宅,是村里地理位置最好的大宅,也處于必須要拆遷的關鍵點上!

大宅西邊,靠河南工業大學和鄭州大學。

大宅東邊,是鄭州著名商業街牡丹街,也算是給大學生配套的墮落街,非常熱鬧。

大宅北邊,是2014年規劃通車的連霍高速。

這地理位置,可謂占盡商業繁榮交通便捷等諸多好處,是不可多得的福地。

房地產開發最關鍵的是什麼,李嘉誠說過,位置,位置,還是位置。

因此,開發商對任老爺子的大宅和地下的地盤,那是志在必得,不可能因為一個釘子戶就改變全盤計劃啊。

為此,開發商一次又一次增加拆遷補償款,不斷說服任老爺子松口,眼見所有鄰居都走了,任老爺子依舊不松口,這做派弄的不少鄰居都不好想了。

紛紛說,這老爺子太貪了,要多少錢才肯搬啊?為啥不見好就收咧!

一看民意可用,開發商也不客氣了,喊話說:適可而止,不要胃口太大了啊?

事情就這麼僵持住了。

有一次一個開發商高層在前往任金嶺家討論拆遷事宜時,甚至半開玩笑地說:給你一個億補償如何。

這一個億的火力試探,讓圍觀人群紛紛動容,誰曾想,這老爺子依舊不為所動。

反而怒懟說:別說1億,就是10億、百億也不賣!給多少錢都不賣!

這回答,讓看熱鬧的人目瞪口呆,也讓開發商尋思,這老爺子難道真不要錢?

那他到底圖什麼?

一看說服不動老爺子,開發商工程進度不能停啊,狠下心來就直接開干。

至于這釘子戶,等到他受不了的時候,或許會來找自己談吧?

尋了這樣的心思,工程開始了!

(開工)

三:不妥協的理由。

眼見工程開始,周邊熟悉的環境,一個個都成了廢墟,挖掘機都開到了家門口。

整日的轟隆聲和嘈雜聲,讓任老明白,這群人是準備強干啊?

持續幾天施工后,身體還算硬朗的任老,還能承受這噪音和煙塵,但內心卻越來越忐忑了。

原因無他,家中小輩都跟他說過不少關于開發商非法強拆,先斬后奏的事,因此造成的事故也不少。

為了保住自己家的老宅不受破壞。

任老爺子無奈撥打了許久不見的開發商電話說:要不當面談一談。

一看老爺子松口,開發商代表當然高興啊,這一切都在他們的算計之內嗎。

隨后兩方如約見面,開始了一次開誠布公的談判。

任老爺子也終于道出了自己的心里話。

原來他還真不是為了錢。

堅持不肯搬家的原因是,自己這老宅啊,有幾百年的歷史,擁有文物保護的價值,是祖輩的寄托。

(老宅)

關于這點,任老爺子為了增加自己的說服力,還在后輩的幫助下,專門查詢了相關的國家文物保護法,說的哪是頭頭是道。

這說法,讓開發商也驚訝了。

他們原本以為這任老爺子是過來開口說個價,討價還價一番后,就拆了房子繼續開發了,結果卻弄出了一個文物古建筑來?

這,他們當然不愿意接受啊!

但老宅是文物和古建筑的可能,又讓他們尋思,要是真拆了,是不是會犯法!

要不,找人鑒定一下!

(文物專家)

四:專家的驚嘆。

在雙方協商達成統一意見后不久,鄭州市文物管理局工作人員,就受邀組成了鑒定小組,派遣專家團前往任家老宅進行鑒定。

專家就是專家,還沒進門就被老宅上橫掛的牌匾給吸引了。

只見這牌匾上有飽經風雨的四個蒼勁大字:輔翼國政

輔翼國政意思?答案是:輔佐國家政事。

這可了不得啊,搞不好是大官祖宅哦!

為了驗證這牌匾真偽,專家們慎重地攀爬而上,仔細觀察牌匾,最后確定,這是晚清時代的物件,具有文物價值。

(進門的牌匾)

還沒進門就找到文物,專家們紛紛精神振奮,開始在任家老宅細致的勘察和鑒定。

隨后的勘察工作,也讓專家收獲不少!

大院內部,隨處可見木雕和磚雕,諸如麒麟送子、雙鹿食草這樣的圖案,都是房屋內的尋常裝飾。

除了進門的「輔翼國政」牌匾,房間內的「皇恩浩蕩」和「天子永存「牌匾也都有一百多年的歷史,擁有不小的文物價值。

任家祖傳的物件中,也有諸如清朝袍服,古瓷器,織布機等寶貝。

可以說,一個任家老宅,足可窺見兩百多年的歷史沉淀。

歷史永遠是無法用金錢衡量的。

它是記憶,是傳承,是紐帶,也是文化。

大呼開眼的專家們,面面相覷之后,小心點問任老爺子 :您家祖上是什麼身份啊?

一看專家終于問正題!

任老爺子立馬驕傲地掏出了自己家的族譜,說出了自己的家史。

這家史很是光耀,讓人欽佩。

(光耀家史)

五:家史。

任家老宅按家譜記載,始建于公元1755年,那年是清乾隆二十年,距今已經有267年歷史!

任家本就是當地大戶人家,也不知是不是老宅風水很好,在老宅修建之后,任家先后出了幾輩人才,擔任了不少清朝高官。

到了清朝道光年間,家主「任君選」因為功勞卓著,深受道光帝賞識,就給任家頒了一塊「輔翼國政」的牌匾。

帝王御賜牌匾,無疑是家族驕傲啊,光照門楣啊!

那以后,這牌匾就成任家最珍視的東西。

(清朝皇帝)

隨后百來年間,任家依舊人才輩出,地方布政使啊之類的官員出了不少。

家族傳承也在世代為官之后越來越深厚。

隨后時間來到了清朝太平天國年間!

那段時間,任家出了兩個杰出的先輩:任德潤、任德馨。

這兩兄弟,因為號召鄉民抵抗作亂的捻軍有功,被朝廷分別授予了正六品承德郎跟正五品武德騎尉。

一門兩將軍,讓任家本就光耀的家族,更進一步,成了當地望族。

都成望族了,當然要擴建祖宅啊。

在這兩人治下,任家大宅擴建成了一個占地30多畝,被譽為「大門樓」的大宅。

任家就這麼持續風光幾十年。

隨后時代來到了民國。

戰亂迭起,還有任家人才凋零,讓家族漸漸衰敗開始沒落。

1949年后,響應國家號召,任家的房產,土地等身外之物,有不少被分給了周邊的鄉民們。

唯一留下的只有這占地約四畝,擁有48間房的老宅。

雖然家道中落,但老宅依舊!

2007年,任金嶺老父去世,臨終時曾叮囑他說,一定要守護好自家老宅,不讓他被破壞了。

這任家人祖祖輩輩守護的老宅,寄托了任家人對于祖上榮光的回憶,還有家族輝煌的念叨。

你說,這樣的房子能用價值衡量嗎?

答案是,當然不能啊!

家族榮光,父親叮囑,才有任金嶺堅守。

不能拆,就算給一個億也不能拆。

(是文物)

聽完任家老宅故事,還有任家家史,鄭州文物局的專家們紛紛動容。

他們握緊任金嶺的手說 :這棟大院絕對拆不得,單論這背后兩百年的歷史,就值得保留。

隨后鄭州文物局專家說到做到,在2009年就將任家大院列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,成了一片廢墟的村落中唯一保留的建筑。

(保護起來)

六:后續,捐了。

這事情發生之后,引發了輿論廣泛關注,不少媒體紛紛前往任家大院采訪任金嶺。

進而問出了一個不少人關注的問題。

難道你老真的沒為錢動心過嗎?那可是一個億啊!

一看眾人好奇的目光,任金嶺淡淡一笑,隨后說 :古宅是祖上傳下來的,不是我的東西,它只是傳到了我這輩,我有責任讓他繼續傳下去,要是在我這一代傳承斷了,就是斷了我家族的根,我愧對祖上,不成罪人了?

任老一席話,讓采訪的人紛紛感嘆,世風日下的今天,還有人為了祖輩而堅守,不為金錢所動,真是太難得了。

要是家產頗豐不差錢還說的過去,一個普通人面對誘惑不動心,殊為難得啊。

任老爺子,就是這樣一個不愛錢,也要守護家族傳承的人。

但任家老宅成了文物的事情,依舊在鄭州十里八鄉傳開了。弄的不少人慕名而來,登門拜訪,就為了一睹這老宅風采。

(老宅風采)

你說,這一家人整日住的地方,經常有人登門拜訪,是個啥事啊?

如果僅僅拜訪也還好,更讓人氣憤的是,不少居心不良的人,居然起了盜竊文物的心思,順藤摸瓜弄走了不少老宅中的老物件,這就讓任老爺子不好想了!

為了防備這些不懷好意的人,任老爺子還自掏腰包,準備給老宅弄一道圍墻,指望隔絕窺伺者,不懷好意者的念頭

但這圍墻修到一半時,積蓄本就不多的任老爺子錢花光了,這就讓他犯難了!

沒錢繼續修,別有用心的人太多,自己也守不住,這咋整啊?

并不富裕的任老爺子,左思右想都覺得事情不能這麼辦。

自己放棄一個億,就為了守護老宅,老宅是成文物了,但自己守護不住,讓人給偷空了,自己不一樣是家族的罪人嗎?

持續糾結數年后,任金嶺做了個決定,向鄭州市文物局申請將老宅改造成博物館。

鄭州市博物館聽聞后也順勢而為,答應了任金嶺的要求,并在2017年將任家大院,改名為「 鄭州天祥博物館」。

至于館長,當然是任金嶺啊!

那麼為何叫天祥博物館?

則和任家一段家史有關。

任家最輝煌的時候,是太平天國年間任德潤、任德馨兄弟兩率領鄉民打造天祥寨抵御捻軍的時候,如果要記錄一個家族的榮光,當然要用他們最在意的事情啊!

天祥寨也就成了天祥博物館。

(博物館工作)

尾聲:今日天祥博物館。

有了鄭州市文物局介入,改造之后的「天祥博物館」古樸典雅,讓人留連。

在保持整體建筑氛圍不變的基礎上,整個大宅被分成了前后兩個院子。

前院供游客開放參觀,后院則是屬于任家的私人宅邸。

任金嶺也在自己家里當起了博物館館長,整日的工作就是跟自己妻子一起,負責維護博物館,接待前來游覽的游客。

至于賺錢與否?

曾經一個億都不要的任老并不在意,規規矩矩參觀的游客,有張身份證就能進。

后來,為了滿足學校培訓學習的需要,任老還在任家大院擴建了一個房屋,打造教育基地,作為學生們學習傳統文化的場所。

任老就這麼無怨無悔的在老宅中,做著自己最喜歡的事情,讓自己的家族傳承,在眾多人的欣賞欽慕中,成為永恒。

或許,這就是他的初衷吧!

祖宗最重要,錢,100億也沒啥用,不如精神世界重要。

用戶評論